卡尔梅勒

鹰塔与自由之心

关于FB的脑洞

关于Beam的童年阴影,从逐月特典第二章来看好像Forth在交往一年内就清楚了这件事?但是我个人原本的脑洞是这样的:


两人都毕业工作之后。

一天医院收治了车祸受伤的一家三口,父母重伤送医后身亡,孩子在父母的保护下只有一点轻微脑震荡,孩子还小不知事,一直问护士爸爸妈妈去哪了,肇事车主被扣留,暂时联系不上孩子的亲戚。

Beam连续几天都很忙,上了几台大手术,碰到这种事情,既心疼小孩,又想到了亲生父母将自己抛弃的事。他没遇到过父母为了孩子付出生命的事,可是这么爱着孩子的父母却死去了,孩子再也不会有这么爱他的人。从医院回家急于发泄主动推倒了Forth。Forth看他很累觉得他不考虑自己的身体...

【堀兼】感官训练(哨兵向导AU)

文见图链:感官训练


向导攻在啪啪啪的时候刺激哨兵受放大和集中感官。

想象一下,是不是超爽。

但是没人写!!!没人写啊!!!如果有请告诉我,跪求。 

原耽向导攻就很少了,同人符合这种设定的也不多。看到很多明明是哨兵×哨兵的cp被套上哨向真是好想哭,其实双哨兵也很棒啊,所谓结合热在原作《the sentinel》里面就是发生哨兵之间的嘛!安利大家鼻祖神作。

总之,脑补很久了终于写出来,不知道写的什么鬼,没人看最好(。


本丸宿舍记事

在微博看到了转载的p站某位婶婶画的按照入手顺序分配的四人宿舍(PID: 58020672),太太画得好棒!
觉得很有趣,这样安排也很科学,为了让不同刀派不同前主不同地方的刀刀尽快熟悉起来嘛~所以随便脑补了一下本丸的情况,虽然本丸才不可能那么多豪华房间啦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   二姐 乱酱 鹤丸 小狐
大概会是乱和鹤一起恶作剧,小狐和二姐讨论毛发光泽度的问题。乱酱还会帮二姐梳双马尾啥的。

2   江雪 狮子 歌仙 清光
特别干净整洁的宿舍,兴趣爱好差异很大但意外关系很好。清光给每个人都设计了一款美甲,歌仙觉得指甲油

蜂须贺虎彻在某本丸的故事

蜂须贺虎彻在本丸的真实故事(未完)(大纲)
给自己看的~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我是蜂须贺虎彻,虎彻的真品。成为付丧神而获得了人类的躯体,为了维护历史,打击时间溯行军而继续着作为刀剑的使命。对于使我化形的神秘力量我还不甚了解,也不能预知将来的事情,但作为名刀之中格外闪耀的虎彻,我必定要将他的美继续传播下去。是为记。

2017年
2月28日
我是来到这个本丸的第一把刀。
化为人形我不是不惊讶的,但作为真品,应当时时刻刻保持高贵的风度,不因陌生的情况而自乱阵脚。
正当我要自我介绍时,面前自称审神者的人却给了我巨大的打击,她说:...

少年酒吞之烦恼


平安京中学一年一度的十大歌手大赛开始了。

茨木童子报了名。他还帮酒吞童子报了名,兴高采烈地来跟酒吞报告:“全平安京的人都知道,挚友的歌喉若是第二,没人敢称第一!”

酒吞童子,平安京中学高二扛把子,第一百三十八次对茨木说:“滚。”

比赛当天,酒吞还是去看了一下,自己可以直接弃赛,但自家小弟的场还是要捧的。

茨木上场唱,不,喊麦,不,诗朗诵了一首自己填词的作品。大意为:酒吞童子,平安京最强的男人,如灯塔般伫立!迷茫的羔羊,皆朝他的方向!啊,挚友,你的身体多么强健,你的气魄多么雄壮,你的灵魂多么伟大,我将自己交给你,请你将我支配!

酒吞脸皮再厚,也忍不住直接将人拖回后台,想着明天要不要直接...

江上数峰青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这大概是他们最后一次默契无间的合作。

        两人押着食堂赶人的点飞快解决了晚饭,外面却突然下起雨来。天阴的厉害,整片校园的树相互应和着哗哗作响。慕中空着一双手,缩着脖子,跟柳回青站在屋檐下,盼着这夏日暴雨能尽快休止。
        柳回青脸色颇有些犹豫。慕中虽察觉了,却不想逼问。两人木木...

论Spock为什么是所有宇宙最棒的男朋友

1.超级忠诚,超级体贴,超级护短。

“舰长非常清楚联邦条款。”

“我对舰桥上的那个人有责任。”

2.内心充满了“我的感情太热烈了我不够瓦肯我好羞愧”和“我竟然不能对我爱的人表达爱我好抱歉好痛苦”的矛盾。

简直让人想直接扑倒。

3.一般不笑。

调戏之!

4.不笑,但总是通过挑眉、抿嘴、歪头等一系列动作卖萌。

5.“为什么结果与我的逻辑分析不符呢?”真的很疑惑诶!死理性派的萌点。

所以说你真的很不逻辑啦!计算的时候应该把“对方并不是逻辑生物”的因素考虑进去嘛。

6.无比冷静可靠

“舰长,听起来你已经做好了决定。”
“但是我要问问你才...

MEMO

tos

s1e1

你是想拯救一个种族,还是想把这个星球变成Crater的天堂。 

s1e2

生存是必需品,而爱是奢侈品。当你获得什么的时候势必付出代价。社会性是人的本质属性,你不是你的基因,而是你的历史。 

s1e3

当拥有无上的权力(能力)时,道德与怜悯是否一文不值?怀璧其罪,该如何化解?预期分析能否赋予上级制裁的权利?

s1e4
fascinating.

s1e5
水仙大法好!就像熊猫有黑有白。另一面也有一些有趣的品质啊是不是?

s1e6
第一次舰桥吐槽。外表只是虚幻。自信即美丽。

s1e7
机器人危机。机智的舰长,真正的舰长不会讨厌大副。

s1e8
一个...


他们都是内心强大而有担当的男人。

阿诚犯错之后慌乱不一阵,便马上抛弃了无用的后悔,开始寻求解决方案。

大哥不会温柔地抚慰他,他只会淡定地部署好一切,给予最直接的安全感。

然后他们一起扛下来。

嘴上的温情,细琐的交代,反倒不尊重了这份比肩而依的相知与信任。

眼神足矣,点到即止。

这种默契才是他们最最珍贵之处吧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当然阿诚宝宝是很依赖大哥的qwq
我想他看到手表的第一反应,应该是“这是大哥的手表”,而不是“这是明台落下的证据”。不然他就不会这么冲动不过脑子地去捡了TUT想一下都知道这个证据是无害的。
在路上眼泪汪汪的,还差点想路边停车,戳爆我萌点了(ฅ>...

四个脑坑

我才不管原著哼qwq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一 打雷

    “怎么,小时候不是怕的要死,非要跟我睡一块儿吗。就两年前的事。”

    “……”阿诚默默翻了一个白眼。一声炸雷后死拽着被子的,好像,不是我吧。

     权衡半晌他还是决定躺进那人给他留的半边空床,“是,我怕。”

    “这声音啊,真能把人震出心脏病来。”明楼满意了。

    阿诚偷偷露出一个微笑。

    “大哥,晚安。”...

1 / 2

© 卡尔梅勒 | Powered by LOFTER